come as you are

🐻楠熊窝里都是南极熊:

收藏了很久的后摇,现在还是喜欢。

后面有音墙,所以声音不要调太大……

【凛绪】独占欲

●很早就想些六十分了】
●ooc?

  对于吸血鬼,夏天的高温快要把他融化了。
  朔间凛月不得不打着遮阳伞,穿着长袖。今天的温度是39度呢。
  高温使他的昏沉,面颊发红,他好不容易走到一处阴凉地儿,连伞都没收好就靠在树上闭上眼睛。
  …
  少年们在运动场上奔跑着,用力拍打着篮球,在烈日下一个个的衣服都湿透了。朔间凛月刚从睡梦中醒来,讲道理,吸血鬼是不会出汗的,但这天气也让凛月出了一层薄汗。朔间凛月揉着眼睛,懒懒的打个哈欠,他远远的向操场那边看过去,衣更真绪在亮的反光的操场上奔跑这儿,他轻轻松松躲掉了几人的阻碍,把球传给了明星昂流,衣更真绪兴奋...

黑桃AU

  ●秘雅的点文~
  ●bug有
  ●ooc有

  “扑通——”
  亚瑟沉入水中,闭上了眼。
  他能听见咕噜咕噜的水声,小小的起泡因膨胀而破裂,在水中,他很难抬起胳膊,但他还是艰难的划着水向下游去。
  这里静的吓人,潜入水中这么久,亚瑟甚至连一只活物都没见过。他运用魔法,在死寂的水下点起一团火,魔法使他的衣服干爽。
  前些天钟忽然敲响,黑桃国和梅花国不得不缓战几日,各国的King、Queen以及Jack必须到钟下。会议上,钟为黑桃国迟迟还未出现的Jack指明了方向。这对于吃亏的黑桃国是天大的好事,让梅花国的King...

亚瑟穿着定制西装,面无表情随着马车的颠簸而摇摆。
这是第几次答应父亲去那该死的宴会了,自小他就从未随着父亲参与家事,但也不知道看了多少次女人之间的钩心斗角,她们打扮的就像春天里娇弱令人怜惜的花朵一样,用不知是什么染红的口红涂嘴,这使她们的嘴就像抹了蜜一样称赞着父亲;用闪亮精致的耳环妆点着自己的耳垂。亚瑟承认,她们是最会展现自己魅力的了,也是最会隐藏自己毒刺的花朵。
“柯克兰少爷,到了。”
马车忽的停了下来,使他身体向前倾了一下。头晕使他不适,他只是闷闷的哼了一声,用手理了理身上的衣服,扶好帽子从马车上走下。 他细细打量了眼前的建筑,暖黄色的灯光从城堡中满溢出来,隐约能听见三四拍的舞曲迎合着鞋...

[露中]把老师变成老婆1

cp:露中
设定:情伤单纯老师耀x想要干老师扮猪吃老虎的学生露
长篇

风越来越大了,树叶碰撞时发出的声音,就像夏天的雨点砸在屋顶上一样。
现在还是春天,王耀在阳光下行走,听见声音,便猛地回头。
没有人。
他皱了皱眉,眼睛向下看去。有什么好看的呢?
一切只不过是想起了,夏天离开的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思念于夏天离开的你。...

魔术师与兔子

小段子一则
cp:朝耀

所以现在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?
王耀呆呆的看着坐在地上鼓起腮帮子的绿眼垂耳兔。
该死的弗朗西斯,这个乌鸦嘴!
让我们回到1小时前。
“小耀~今天赚了不少钱呢?魔术表演真的是太精彩了呢~”来人手里把玩着自己的金色长发,紫色的眼睛时不时瞄两眼收拾道具的黑发东方人。
“今天的表演可是赚了一笔,喂,不要随便乱动!会弄坏的!”
弗朗乖乖的放下了手下的东西,悻悻的说:“王耀,你这样的会没有朋友的,更不用说恋人了。看看你那死抠门的性格……平时在台上可真是受欢迎啊……只有我知道你……”
“够了,闭嘴。我有没有朋友、有没有恋人与我无关,我也不是特别需要他们。”
弗朗西斯听到这句话,耸了耸肩:“可真是绝...

实验品

亚瑟慢慢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躺在街头的长椅上。
“呜哇!终于醒了吗?hero还以为你要一直睡下去呢!hero我就多逛了会超市,你就睡的这么熟吗?”
这里是……?阿尔怎么在这啊?
亚瑟有些头疼,他刚刚不是在自家床上睡的正香,怎么一睁眼就到这地方了?
“你不会睡傻了吧亚瑟?那真的是不幸啊!哈哈哈!”
“喂小鬼你才傻了呢!老实说吧,你把我带到这地方要干什么?要开什么无聊的玩笑还是什么你……”
“亚瑟你说什么啊?我们不是在布拉格玩吗?时间不早了,赶紧多玩会吧!”
什、什么?布拉格?
我的老天,他在开玩笑吗?我不是在家里吗?!
“亚瑟……你是傻了吗……”
“你tm才傻了呢!”
亚瑟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,站起来给阿尔来了狠狠的一圈...

© 霑衿 | Powered by LOFTER